葉子與茶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巍面】【双生】我看着你,爱着你(七)




接下来的日子平平静静的,除了夜尊依然不愿意多搭理沈巍之外,没有一丝风浪,转眼间也就到了沈巍和罗浮生订婚的日子了。

 

 

罗家作为东江两大世家之一,当家人的订婚典礼自然是无比隆重的,而沈巍和罗浮生的订婚,在很大层面上是稳固了罗家那些附属家族的心的。

 

 

因为罗浮生从小就不爱那些弯弯绕绕的,所以从来不肯接手家族生意,只想在帮派里待着,直来直去的氛围很适合罗浮生,罗勤耕尝试过很多次想让罗浮生接手商业上的事情,但总是被罗浮生以各种理由给搪塞过去了。

 

 

后来罗勤耕救回了沈巍,经过长时间的相处,罗勤耕决定将商场上的生意交给沈巍打理,自此罗家的势力就分为了两股,沈巍掌握商场,罗浮生掌握帮派。

 

 

家族一半的势力就这样分给外人,底下人除了不甘之外还有深深的担忧,若是沈巍和罗浮生有一天闹崩了,罗家就真的废了,幸而两人关系一直不错,而且在沈巍的勒令下罗浮生也开始接触家族生意了,这才稍稍令众人安心。

 

 

后来罗勤耕突然因病去世,无异于给了罗家一个重大的打击,面对许家的虎视眈眈和罗家的忧心忡忡,罗浮生提出了订婚的主意,只要是为了稳住罗家人的心。

 

 

只要罗家后续发展步入正轨,扛过许家的打压,两人就可解除婚约,沈巍也是打算将生意场上的事彻底交给罗浮生,他终究不会在这个世界长待,罗家还是需要罗浮生一个人挑起大梁。

 

 

一黑一白的两个身影手挽手出现在众人面前,罗浮生脸上的笑意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沈巍的脸上也带着礼貌的笑意,一双眼睛却是在大堂里逡巡着,直到看见那个白色的身影心里才舒了一口气。

 

 

“欢迎各位来参加我和沈巍的订婚典礼,今天请大家务必吃好喝好,尽兴为大。”

 

 

罗浮生看着众人在台下说着恭喜他和沈巍的话,挽着沈巍胳膊的手忍不住收紧,嘴角的笑容也渐渐地多了一丝苦涩。

 

 

感受到突然收紧的力道,沈巍安抚的拍了拍罗浮生的手,使得罗浮生瞬间反应了过来,放下了挽着沈巍的手,一脸笑意的盯着角落里的夜尊。

 

 

“同时,借此机会,也要向大家宣布另一件喜事,沈巍的弟弟,夜尊,回归罗家,从此,夜尊就是我罗家二少爷了。”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且不论罗浮生此举是不是引狼入室,但是沈巍和罗家算是完全绑在一起了,依目前的形势,罗家这块骨头,不好啃。

 

 

听着罗浮生公布自己的身份,夜尊也没有上前,瞟了一眼站在罗浮生旁边的沈巍,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却是依然在角落里和程慕生喝着酒。

 

 

“你为什么不去阻止?”

 

 

“你不也没去吗?”

 

 

程慕生反问夜尊,沈巍和夜尊之间的猫腻他早就看出来了,有哪家兄弟像他俩这么别扭的,就算发生了什么事,也不该是这个样子。

 

 

“程慕生你胡说什么!”

 

 

夜尊闻言,恼怒的看着程慕生,他凭什么这么说!

 

 

“那就,不要揭各自的伤疤。”

 

 

程慕生笑笑,一口喝完手中的酒,也不在乎夜尊那几近杀人的目光,都是伤心人,谁看谁笑话呢。

 

 

“呵,喝!”

 

 

夜尊和程慕生一杯杯的喝着酒,反正也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这个角落。

 

 

这边沈巍看着一直不停喝酒的夜尊,皱了皱眉,本想直接过去,但是看着眼前一个个来敬酒的人,只得停下了脚步。

 

 

“恭喜,大当家,二当家。”

 

 

许星程拿着酒杯来到罗浮生和沈巍面前,嘴角牵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多谢。”

 

 

罗浮生喝了手中的酒,将手中的杯子倒着竖起来,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沈大当家这是不给我面子么?还是说这场订婚,本就不是大当家本意?”

 

 

许星程见此也不恼,只是看着没有丝毫表示沈巍发难,他知道沈巍滴酒不沾,可是这个时候滴酒不沾,呵,明天的报纸头条......

 

 

“许星程,你不要得寸进尺,沈巍喝不得酒这是业界都知道的事,我喝了,已经算是给你面子了。”

 

 

罗浮生嘲讽的看着许星程,就算迫不及待想啃他们那罗家的骨头,这挑拨离间的段数是不是也不够格。

 

 

“许少爷说笑了,沈某虽从不沾酒,不过见许少爷如此不相信我和浮生的订婚,实在也是沈某的过失,我干了,您随意。”

 

 

沈巍不愿和许星程多费口舌,况且许星程说的也没错,他并不想这个时候罗家再有什么不好的流言,那他和浮生的订婚就等于白搭了。

 

 

见沈巍喝了酒,许星程也不再自讨没趣,转身就离开了,不过,对罗家,也是时候动手了。

 

 

沈巍的确是不胜酒力,虽然他用黑能量压制住了蔓延而上的酒意,但是整个人还是有点不适。

 

 

“浮生,我先回楼上休息会,这里就麻烦你应付了。”

 

 

“都让您不要理会许星程了,你非要,好好好,快去休息。”

 

 

罗浮生催促着沈巍离开,瞟了一眼角落里拼酒的两人,有些头疼,怎么沈巍就不能像夜尊一样能喝呢。

 

 

应付完了面前这个敬酒的人,罗浮生说了句失陪,便走到了程慕生和夜尊面前。

 

 

“夜尊,你去看看沈巍吧,他喝酒了。”

 

 

“我?我不去。”

 

 

夜尊此时本就酒意上头,又听见罗浮生说让他去看看沈巍,心里的脾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他没neng死沈巍都是因为他能量不够。

 

 

“啧啧啧,快去快去,我这边还有事要忙,一时半会也走不开。”

 

 

“你也别喝了,帮我招呼客人去。”

 

 

罗浮生说着,又拉走了程慕生,只留着夜尊一个人在角落里,愣愣的看着自己泛白的指尖半晌,夜尊还是离开了角落。




评论(17)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