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與茶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柯豆/22:00】相见不必识

#刀子和甜饼要混合食用。



“喂,我们走吧。”

 

 

冯豆子躺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说着,眼角的余光悄悄的瞥着认认真真看着报纸的柯泽。

 

 

“走?你这颗小绿豆还想蹦哪儿去啊?”

 

 

 柯泽闻言无奈的询问着冯豆子,话语里带着浅浅的笑意,双手仍然拿着报纸。

 

 

“蹦哪儿去?爷哪儿都想去,最好能蹦到一个谁也找不着的地方。”

 

 

冯豆子努努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两只手无意识的抓挠着身下的布艺沙发,发出呲呲的声响。

 

 

“哪儿都想去?小心出师未捷身先死,胎死腹中。”

 

 

柯泽嗤笑一声,这冯豆子总是喜欢想一些不着边际的想法,什么时候能改改这毛病。

 

 

“喂喂喂,好歹是我男朋友呢,你都不帮我的吗?”

 

 

冯豆子没好气的说着,出口的话夹杂着深深的气音,双手挠着沙发的力气更大了。

 

 

“我可不能帮你,你要是蹦跶远了,我怎么办?”

 

 

柯泽优哉游哉的说着,丝毫不理会冯豆子话语里的气急败坏,拿着报纸的手也没有放下,一直遮挡着自己的面容。

 

 

“呸,你凭什么不帮我啊,再说了,我又没说要扔下你,你跟小爷一块走啊。”

 

 

就好像是幼时的录音机里本来播放顺畅的磁带突然卡带一般,发出嗞嗞的声响,冯豆子的嗓音好似也有异曲同工之处,无端的让人听着难受。

 

 

半晌无言,空气里静悄悄的,静的仿佛能听到绣花针掉落的声音,空调的温度开的不低,然而空气却仿佛在渐渐冷凝。

 

 

柯泽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冯豆子的话,藏在报纸后的嘴张张合合,就是发不出一个音节,握着报纸的手却腾起了青筋。

 

 

“喂,小爷问你话呢,柯少爷能不能不摆少爷架子回应回应我这颗小绿豆呢?”

 

 

冯豆子不停地做着深呼吸,空气里还回荡着他喘气的声音,一呼一吸,由慢到快,由平稳到急促。

 

 

“冯小豆啊......”

 

 

沉默许久,柯泽最终还是只吐出了四个字,平平淡淡,简简单单,却是一击致命。

 

 

“得,爷知道了,柯少爷还是一如既往的狠心。”

 

 

得到了最后的答案,冯豆子也不再费力伪装,憋得通红的眼眶终于放弃了最后的坚守,任由被看守的怪物夺眶而出。

 

 

单薄的报纸发出哗哗的声响,捏着报纸的主人像是终于克制不住自己一般颓废的躺到在沙发上,将手中的报纸盖在了脸上。

 

 

听到了另一边的响动,冯豆子歪着头去看柯泽,朦朦胧胧之间,那张报纸露在外面的图片好像倒了过来。

 

 

“喂,柯少爷,让我一次吧。”

 

 

好似是看到了什么令人开心的东西,冯豆子的嘴角扯出一抹笑容,沙哑的嗓音带着细微的哭腔。

 

 

“想得美。”

 

 

透过报纸传出来的声音瓮声瓮气的,混合着丝丝颤音,盖在柯泽脸上的报纸不知为何服帖了起来,紧紧的贴着柯泽脸上的皮肤。

 

 

“真小气。”

 

 

冯豆子嘟囔着,都这个时候了还不让着他,这大少爷的脾气怕是也只有自己能忍着了。

 

 

“我可是柯少爷,想怎样就怎样。”

 

 

柯泽低低的笑了起来,胸膛不住的起伏着,透过胸腔传出来的笑声带着别样的伤感。

 

 

“得,你是大少爷,我冯豆子招惹不起了。”

 

 

冯豆子也笑,笑的眼泪花儿完全糊住了视线,带着哭腔的嗓音丝毫不给主人面子,渐渐地哽咽起来。

 

 

“嗯,你知道就好。”

 

 

柯泽轻描淡写的回答着,右手却忍不住抚上心脏所在的地方,可真是疼啊。

 

 

“柯少爷。”

 

 

冯豆子叫着柯泽。

 

 

“冯小豆。”

 

 

柯泽回应着。

 

 

“柯少。”

 

 

“冯小豆。”

 

 

“柯泽。”

 

 

“冯小豆。”

 

 

“小泽泽。”

 

 

“冯小豆。”

 

 

“小柯...柯少爷。”

 

 

“嗯。”

 

 

听着柯泽那一成不变的回答,冯豆子缓缓的抬起手,靠近自己的眼睛,最终轻轻的落在自己的眼皮上,暂停了一会,然后快速而坚定的擦掉了眼角的泪水,利落的坐起身来。

 

 

“走了,柯少爷。”

 

 

“嗯。”

 

 

柯泽的身体轻轻一颤,双手紧紧的握着拳,却仍是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也没有将脸上的报纸拿下。

 

 

“后会......无期。”

 

 

见柯泽这般,冯豆子低声笑了出来,拖着沉重的身子,一步一步,沉重而坚定的向门口走去,开门,关门。

 

 

砰。

 

 

关门的声音让柯泽的整个身子都颤抖了起来,他拿下脸上透着湿意的报纸,露出红肿的双眼,快步走到客厅的窗户边,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下方。

 

 

一个颓丧的人影出现在柯泽的视线里,泪珠不经主人的同意顽皮的一个接着一个的跑出眼眶,直到那个人影消失在主人的视线里,一双大手捂住了双眼,妄图阻止它们你追我赶的嬉戏。

 

 

柯泽无力的蹲下身,喉咙里发出小兽似的呜咽,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疼得他差点喘不过气来。

 

 








几个月后,一间酒吧里,柯泽和一群富家子弟推杯换盏,把酒言欢,言语之间嬉戏打闹,十分的风流快活。

 

 

“诶,柯少,那不是你以前那个小情人嘛,怎么,这么快就玩腻了?”

 

 

坐在柯泽旁边的人突然用手肘拐了一下柯泽,引得柯泽顺着那人的视线看去,冯豆子正和一个小姑娘聊得正欢。

 

 

“呵,好好治治你的眼睛,我可不认识那人。”

 

 

柯泽收回视线,没好气的斜睨了身旁那人一眼,拿过自己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诶?真是我看错了?算了算了,你柯少身旁的人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说不定还真是我记错了,不过,和你身边那个冯豆子可真像,不管了,来来来,兄弟我自罚三杯给柯少赔罪。”

 

 

柯泽听着身旁的人说的话,嘴角轻轻勾了勾,又渐渐隐去,拿着面前的酒一杯一杯的灌着自己,却再也没有将视线从酒上面移开。

 

 

冯豆子本来是拉着毛毛出来玩儿的,酒吧里吵闹的很,然而某些声音却是刚刚好不偏不倚的传进了他的耳朵了,他无谓的笑了笑,却是始终没有抬眸看上一眼。

 

 

小柯柯,你说要是我们哪天分手了,又遇见了该怎么办啊?

 

 

不会分手的,冯豆子你少给我胡说八道。

 

 

那万一呢?

 

 

万一?那就当不认识吧。

 

 

哦,真绝情。

 

 

当时年少,不听箴言,不屑世俗。

 

 

而今再遇,相见不识,相见不必识。



接下来最后一位太太结尾 @隼白奕茶居 



【风豆/3:00】那些年冯豆子做过的傻事


一向乐天派,永远一副打不死的小强形象的冯豆子,第一次抑郁了。


 


 


就在一个小时前,他,冯豆子,向他们宿舍的寝室长,生物工程系的学霸林风,表白了。


 


 


你说这表白就表白吧,关键是这冯豆子刚表白完,还不等人回应,就自个儿跑了,留下林风一个人坐在咖啡厅咬牙切齿的看着冯豆子跑的比兔子还快的背影。


 


 


冯豆子这边刚跑到学校的一处绿荫底下,就忍不住拍了自己脑门一下,这明明是他给别人告白,为什么偏偏把自己弄得跟个小姑娘似的,还把林风一个人留在咖啡厅,这下要完。


 


 


冯豆子把手机攥在手里,看着漆黑的屏幕,大拇指放在开机键上怎么都按不下去,他怕林风给他发消息,又怕林风什么都不给他发。


 


 


纠结半晌,冯豆子仍然没有勇气在大拇指上使点劲,然而这时屏幕突然亮了起来,冯豆子看着吓了一跳,立马怂的按了一下开机键,把手机按的灭屏。


 


 


等到冯豆子终于说服自己去看消息的时候,手机屏幕上出现的消息框却不是自己所期待的那个,一时间雀跃的心情也不由的低落下来。


 


 


消息是柯泽发过来,他在询问冯豆子告白成功没有,冯豆子看着柯泽的消息,有些焉焉的,他该怎么和柯泽说自己临阵脱逃了呢?这下别说告白成功了,戏影子都没了。


 


 


冯豆子丧气的给柯泽发了条消息,感谢他出的主意,至于结果,肯定是没戏了,发完消息之后,冯豆子看着干干净净的消息框,赌气似的把手机关机了。


 


 


虽说他临阵脱逃了,可是,好歹做了四年室友了,到底要不要答应他,给个准话啊,这样一直不理他算什么,冯豆子踢着路上的石子,撒气似的一步步走到湖边的一颗大树底下坐着。


 


 


另一边,柯泽挑眉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一派镇定的林风,戏谑的挑了挑眉。


 


 


“怎么,真不给那颗小绿豆发消息了?”


 


 


“告白的是他,跑的也是他,得不到答案,活该更是他自找的。”


 


 


林风耸耸肩,端起面前的咖啡抿了一口,瞬间就皱起了眉头,真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和小绿豆怕是要笑死我不成?”


 


 


柯泽看着林风皱眉,忍不住大笑起来,这冯豆子还是真傻,明知道林风不喜欢喝苦的,还非要把人约到咖啡厅告白,真的是蠢的无可救药。


 


 


“这是你给他出的馊主意吧。”


 


 


林风十分肯定的说,冯豆子虽说平时大大咧咧的,却也是心细如尘的一个人,明知道自己不爱喝咖啡,才不会把自己约到咖啡厅,除非,有人煽风点火。


 


 


“哈哈哈,笑死我了,我就说了一句,告白一定要有格调,谁知道那颗小绿豆就选了咖啡厅啊。”


 


 


柯泽笑笑,也不否认,主意的确是他出的,他也的确没有提过咖啡厅,只不过,推波助澜了一点罢了。


 


 


“如果你没有日日念叨我和沈教授经常在咖啡厅的话,说不定我还信了你几分。”


 


 


林风翻了个白眼,就柯泽这恶劣的性子,怕是早就想看他和冯豆子的笑话了,哪会这般善良,要不是看在柯泽是沈教授弟弟的份上,他也早就neng死柯泽了。


 


 


“哈哈哈哈,不过说真的,你真不去找他?我看他挺郁郁寡欢的。”


 


 


笑够了,笑话也看完了,柯泽也正经了起来,冯豆子和林风之间的猫腻他们寝室的人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一直没有点破而已,如今冯豆子终于鼓起勇气表白了,林风居然还这么镇定?


 


 


“先晾晾他,没脑子。”


 


 


林风没好气的说着,冯豆子真是蠢到家了,这么多年来,他是真的没看出来还是假的没看出来自己对他是特殊的,临了还非要听柯泽得到哄骗搞这一出,搞了就算了,还给他跑了,跑了也罢了,他居然还自己委屈上了,呵,是时候治治了。


 


 


“啧,可怜的小绿豆啊,一辈子翻不了身了。”


 


 


柯泽颇为惋惜的摇了摇头,好一派心疼冯豆子的模样,然而那双眼睛里却是止不住的笑意。


 


 


“呵,你就坐在这里好好享受吧,顺便结账,我走了。”


 


 


林风拿起桌上的手机,就自顾自的走了,完全不担心柯泽不付钱。


 


 


“啧,口是心非的小气鬼。”


 


 


柯泽努了努嘴,还是任劳任怨的结了账,凭什么冯豆子表白他要结账啊,就当看在大哥的面子上迁就一下他的得意门生了。


 


 


林风没有满校园的找冯豆子,而是目的明确的往学校的湖边走,他知道冯豆子的习惯,一有心事就喜欢坐在湖边的树下,也不知道他怎么养成的这个习惯。


 


 


“唉,也不知道林风会怎么想,我,我今晚还能回宿舍么。”


 


 


冯豆子郁气过后,立马就陷入了无尽的懊恼之中,林风不回应他,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林风了,可是他们住一个寝室的,也不可能一直避着林风啊。


 


 


“算了,我今晚要不去其他寝室挤挤吧。”


 


 


冯豆子自顾自的唉声叹气,完全没有发现身后多了一个人,他把手机拿出来开机,考虑着今晚要去哪儿借宿。


 


 


“冯豆子,是寝室容不下你了吗你还要去别的寝室睡?”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冯豆子一跳,手中的手机差点被他摔到湖里去,好不容易拿稳了手机,冯豆子这才战战兢兢的站起来转过身看着林风。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啊?”


 


 


“呵,你每次除了来这还会去什么地方?”


 


 


林风没好气的看了冯豆子一眼,本来还想说两句,然而看着那人脸上嗫嚅的表情,压下了心中的火气。


 


 


“我...我...”


 


 


冯豆子被林风堵得哑口无言,他的确是喜欢来这里,但纯粹是因为他懒得换地方,每次都躲到不同的地方真的很麻烦,而且,他是存了小心思的,他一直在这个地方,那么,就不怕林风找不到他。


 


 


“你就给我一句准话吧,我冯豆子天不怕地不怕,坚强的很,什么结果我都可以接受。”


 


 


“哦?那就好,我还怕伤害到你呢。”


 


 


林风看着冯豆子那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嘴角不住的抽搐的,压着忍不住想要上扬的嘴角,故意逗弄着冯豆子。


 


 


“我...你...那...”


 


 


冯豆子是真的没想到林风会这样回答他,一时间心里所有旖旎的心思全都如同泡进了冰水里一般,冻的他遍体生寒,他还以为,以为......


 


 


林风本来是存了逗弄的心思的,只是看着冯豆子这般,心里也忍不住软了下来,他走上前轻轻的抱住冯豆子,神色说不出的温柔。


 


 


“冯豆子,我也喜欢你。”


 


 


就好像是那璀璨的烟花在自己眼前突然炸开一样,这句话在冯豆子的脑海里炸开了,他不可置信的感受着身体上另一个人的温度,最后一个人傻兮兮的笑了起来。


 


 


冯豆子用力的回拥住林风,感受着林风的温度,感受着事情的真实性,最后他松开林风,猝不及防的在林风的唇上啜了一口。


 


 


虽说自己也是喜欢冯豆子的,只不过被心悦的人突击的亲了一口,饶是脸皮再厚的人也会忍不住脸红,林风的眼珠子左看右看,就是不看冯豆子。


 


 


“嘿嘿嘿,小风风,走,跟爷回去秀恩爱去,那帮单身狗,爷今晚秀死他们。”


 


 


“啧,你收着点,他们要是欺负你,我可不帮你。”


 


 


“诶诶诶,你怎么能这样呢,身为我冯豆子的男朋友怎么能不帮我,小风风你这胳膊肘可不能往外拐啊。”


 


 


“不作死就不会死,冯豆子你给我收敛点。”


 


 


“我偏不,小爷我今晚高兴,我就要秀!!!”




下一位太太接力 @清修临生 



【巍面】白首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泛黄的书页里夹着一片通红的枫叶,枫叶很大,遮住了书页上大半的内容,唯有顶端遒劲有力的字迹彰显着存在感——霜雪吹满头。


咚,咚,咚,皮鞋踩在阁楼上的声音格外响亮,阳光透过木制窗户照射但楼层的地板上,随着来人步伐,带起一片起舞的沙砾。


金色的面具将阳光挡住,妥帖的白色西装显得那人的身姿格外优雅,夜尊停下脚步,怔怔的看着老旧的阁楼。


夜尊不知道自己已经游走了多长时间了,大战过后,沈巍身消形散,他翻遍了所有古籍才找到了复活鬼王的方法——收集执念。


夜尊知道沈巍心系天下,所以他游遍了天下的名山大川,然而收效甚微,他只找到了一点点沈巍的执念。


不知过了多久,夜尊偶然间回到大不敬之地,居然感受到了沈巍的执念,是他们以前住的山洞。


山洞早已被杂草淹没,若不是仔细去探寻,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一片绿茵之下会有一个洞口,夜尊抛开洞口的杂草,走了进去。


山洞里比万年前更冷了,也更寂静,石床上,洞壁上,一一附着沈巍的执念,夜尊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将他们全部收集起来。


原来这里竟藏了沈巍近乎一半的执念,夜尊说不出什么心情,只觉得山洞里的气息,带着沉淀了万年的冷,倏的钻进他的身体里,冻的他猝不及防。


恍然之间,夜尊好似看到了一个身着黑袍的单薄的身影,坐在石床上,脸上不自觉的皱着眉,看着空荡荡的山洞发愁。


石床上又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黑袍少年看着白色的人影,眉间的郁气化开,伸手在白影的头上揉了几下,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夜尊记得,那是他和沈巍相依为命的日子,那时他身体不好,沈巍每天不仅要负责填饱他们的肚子,还要负责给他找药,不然,他活不下去的。


很多次他在迷迷糊糊之间都看见了沈巍皱着的眉头,他知道沈巍是在为他发愁,然而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尽力去逗沈巍开心,那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凭借着沈巍一半的执念,夜尊很快就感受到了沈巍其他执念所在的地方,等他赶到时,却发现是一座老式的木制阁楼,空荡荡的,落满了灰尘。


窗台前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放着一本老旧书,书的封面已经泛黄了,夜尊把手放上去的时候,突然感到了一丝脆弱。


经过时间的洗涤,书页早已薄如蝉翼,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去,余光瞥到一点鲜红,夜尊直接讲书页翻到了那一点红所在的地方。


通红的枫叶仿佛是被岁月优待,仍然显得光泽饱满,触碰到皮肤,还会有一丝凉意,夜尊定定的看着书页上唯一的字迹。


霜雪吹满头。


夜尊能感受到沈巍最后一半的执念就在这本书上,然而这次,他用尽了办法,也没能将沈巍的执念收回,看着那五个字,夜尊鬼使神差的,拿起了一旁的笔。


夜尊小时候没有看过书,所有的东西都是沈巍教他的,后来在反抗团里,更是没有时间去看那些文人雅士的东西,然而这句话他是听过的。


沈巍在死前,天上突然飘起了小雪,他抓着自己的白发,断断续续的说了最后一句话“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就这一句话,深深的刻进了夜尊的骨血。


哥哥,原来不是只有我想要和你白首。


笔落,风起,夜尊看着被他补充完整的句子,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不管结局如何,哥哥,我都陪着你。


无法收回的执念仿佛瞬间挣脱了禁锢,回到了夜尊手上和另一半执念互相融合起来。


风停,雪起,一个黑色的人影渐渐显形,剑眉,星目,鹰鼻,薄唇,夜尊的眼眶染上了红枫的颜色。


“哥哥。”夜尊摘下脸上的面具,黑色的短发瞬间化为雪白的长发,他以为,真的见不到他了。


“你还是找到了。”沈巍笑了笑,漆黑的眸子里盛满了柔和的月光,他来了。


阁楼外的雪花越下越大,有的顺着窗户飘到了沈巍墨色的发丝上,很快便染成了一片雪白。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all生all】大家一起搞生哥(一宣)

生崽好玩儿的(๑>؂<๑)


居老师的教案:


哈喽各位小可爱们,这里依旧是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透明,今天要给大家介绍一个重量级的嘉宾!他就是东江小霸王,洪家二当家,人称玉阎罗的罗浮生!


然后。。。然后。。。没有然后了!




天啦噜,回回贡献文案的教案居然咕咕咕了一宣文案!


这件事情很大,很大,很大!




其实二宣文案已经写好了,一宣文案本来想在前两天写掉,可是刚好发生了些不大愉快的事情,所以并不是特别想写。不过没关系,大家可以期待二宣的文案。




最后,大家记得9月7日当天给生哥排面啊!




战线拉得比较久,第一次办活动,也感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




海报奉上:



参与的太太:


00:00  @臣骨 


01:00  @惊回 


02:00  @上京西辞 


03:00  @肖无朕 


04:00  @樱小落 


05:00  @临生 


06:00  @不言 


06:30  @绵橘zz 


07:00  @ci 面面 wa💕 


07:30  @琉月听雪 


08:00  @梦雨 


08:30  @居一龙是个大可爱吖 


10:00  @Cranberry_ 


11:00  @J独孤翘楚 


11:30  @南笙 


12:00  @月印万川 


12:30 @葉子與茶


13:00  @青黛ᙆʸˡ 


14:00 @即墨Ink 


14:30 @南风过境 


15:00 @狸狸狸狸狸狸狸狸 


15:30  @居老师的教案 


16:00 @千纸鹤飞到月亮上 


16:30 @任闵敝 


17:00 @多睡拢龙长高高 


17:30  @zyl48经纪人 


18:00 @Marigram 


18:30 @隼白奕茶居 


19:00  @鸢叶叶叶 


19:30 @绥河 


20:00 @程亘石. 


20:30 @陌寒 


22:00 @呐,丸子大人啊~ 


23:00 @傲骨清风 


24:00 @春十不愚 




特殊时间:


04:16  @菜狗 


05:20  @Aomori z 


09:07  @明漱 


09:21  @拾柒Shan 


10:30  @蜜茶微冰 


13:14  @领子🌸 


21:07  @五胥(洪澜) 




特别鸣谢:


宣传图  @冰糖石子 


时间海报  @竹兮 


算不上文案的文案  @居老师的教案 

【井丑】玫瑰和光(一)



#咕咕咕,新坑快乐



不过是一个平常的日子,流浪的画师周围照旧围着一群惊讶的合不拢嘴的观众,小提琴的弹奏出的音符在每个行人的身上跳动,画着小丑装的男人在穿梭在人群里,时隐时现,他的手中握着一把玫瑰,许是看到顺眼的人就会将手中的玫瑰拿出一枝递给那人,那九十度鞠躬的样子当真是绅士极了。

 

 

每个看见他的人都会不自觉地露出笑容,有幸得到赠予的人则会开心的说着谢谢,轻嗅一下玫瑰的芳香,然后微笑着离去,小丑看着满面笑意离开的人,仿佛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继续在人海中穿梭着,寻找着下一个愿意让他送出玫瑰的人。

 

 

井然这次是来佛罗伦萨散心的,柯泽说最近有一个老艺术家将要在这里举办画展,井然托人买到票之后就立马订了航班飞了过来。

 

 

在这里待了几天之后,井然的心情果然好了许多,佛罗伦萨也不愧为艺术之都,每个地方都能带给他不一样的灵感,井然拿出怀中的素描本,笔直的铅笔在纸上频繁的律动着。

 

 

“嗯?”

 

 

一片阴影覆盖下来,将纸上的图案遮了一小块,井然抬起头,一朵娇艳的玫瑰就这样直愣愣的闯入他的视线,他将手中的素描本放下,看到了一个举着玫瑰九十度鞠躬的......小丑。

 

 

对于单纯的善意,向来是令人无法拒绝的,况且在意大利生活了这么多年,井然对这里的人文风情自是了解的,他微笑着接过了眼前的玫瑰,微笑着说了声谢谢。

 

 

许是觉得这人的嗓音太过好听,小丑竟然就着鞠躬的姿势转了个身,直到背对着井然时才直起身子,拿着手中唯一剩下的玫瑰离开。

 

 

在意大利生活这么多年,井然这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对待,若是嫌弃他,大可不必将玫瑰给他,何必多此一举,他好笑的扯了扯嘴角,抬步上前追上小丑并抓住了小丑的手腕。

 

 

感到自己被人抓住,小丑的表情有些错愕,他好似还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他回过身想看看是谁拉住了自己,井然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便映入了眼帘。

 

 

小丑不明白为什么这人会拉住自己,本来他还是看这人一直低着头在本子上画些什么,便想着送他一支玫瑰,让他可以回神稍稍休息一下,只是这人说着谢谢的声音太过好听,让他有一瞬间的自惭形秽,第一次没有在接过他玫瑰的人面前展示出自己那张画着小丑的滑稽的笑脸,而是就着鞠躬的姿势直接转身离开。

 

 

井然抓住了小丑,看着小丑那张涂满颜料满是滑稽的笑脸和一双清澈的带着疑惑的眸子,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人家本是好意赠他玫瑰,如今拉着他怎么都说不过去。

 

 

眼前的人一直没有开口,小丑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只是他也不愿意浪费时间在这里,手腕稍稍用力就挣脱了井然的手。

 

 

虽说是那人先不礼貌,但是小丑还是微笑着给井然轻轻鞠了一躬,然后带着滑稽的笑脸转身离开。

 

 

“Puoi darmi l'ultima rosa in mano?(能把你手中最后的玫瑰送我吗?)”

 

 

听到井然的话,小丑有些疑惑,他送了这么多年的玫瑰,也从来没有见过有谁主动想要他手中的玫瑰的,除了那些想要哄着小孩的大人,这人倒是有些奇怪。

 

 

虽然疑惑,但小丑并没有将手中最后的玫瑰给了井然,一朵玫瑰只能送一个人,这是他的规矩,因此小丑歉意的对着井然摇摇头,然后快速的消失在了人群里,他不想再被井然抓住。

 

 

井然看着光速消失的小丑,有些好笑的摇了摇了头,纵使不愿意给他,也没必要跑的这么快吧,他又不会吃了他。

 

 

将手中的玫瑰小心的拿着,井然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离附近的的一场大型马戏演出的时间快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再看见那个小丑。

 

 

能在佛罗伦萨常驻的马戏表演团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一场表演下来,引得全场喝彩,有的人甚至激动的站了起来,口中语无伦次的叫好着,观众的掌声一浪接着一浪,几乎不曾停歇。

 

 

井然坐在前排,仔仔细细的看清楚了再台上表演的人物,然而直到谢幕,也未曾见到那个在街上遇到的小丑,心里有些微微的失落。

 

 

观众陆陆续续的离场,井然不想体会那种拥挤的感觉,就一直在座位上坐着,很快大厅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正当井然想要离开的时候,从台幕后突然走出来了一个人。

 

 

那人画着滑稽的小丑装,身上衣服并不是那种专业的演出服,他的嘴里叼着一支玫瑰,默默的走到了舞台中央,对着空荡荡的大厅鞠了一躬。

 

 

是他。井然想着。




【巍面巍】木生灵(十一)

  


  自从夜尊醒来后,沈巍和夜尊一直就处于一个不尴不尬的状态,沈巍依旧照料着夜尊,却没有同夜尊说过半句话,夜尊也乖巧的接受沈巍的照顾,闭口不言。


  或许是太过平静日子,将空气一点一点的压缩,最后到了一个临界点,终将承受不住的爆发,总有人会先跨出那一步的。


  “沈巍,我要离开了。”


  夜尊平静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沈巍,出口的话冷冷的,透着冷漠与疏离。


  “你…你去哪里?”


  沈巍闻言一惊,猛地抬头看向夜尊,握着报纸的手也不自觉的收紧。


  “游山玩水,行踪不定。”


  夜尊垂眸,嘴角轻轻勾起一丝弧度,带着释然和解脱。


  “什么时候回来?”


  夜尊的释然沈巍自是察觉到了的,脑内的神经瞬间紧绷,出口的话也不自觉带了一丝紧张。


  “不回来了。”


  夜尊云淡风轻的说着,丝毫不考虑对面的人听到这句话会是什么反应。


  “不许!”


  夜尊话音刚落,沈巍就脱口而出这两个字,向来平静脸上难得的显露出了紧张和焦躁。


  “你凭什么不许?你又以什么身份告诫我不许?沈巍,我不过是通知你一声罢了。”


  夜尊嗤笑着,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沈巍,里面的嘲讽之意展露无遗。


  “我…我是你哥…哥。”


  沈巍本来还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就低了下来,哥哥两个字在唇舌盘旋几圈再吐出来时,早已微不可察。


  “嗤,哥哥?那,我的好哥哥,你不如说说你是怎么做的哥哥的?”


  夜尊也不恼,如今他也没必要和沈巍计较这些东西了,只是这句话听起来仍然可笑,哥哥,若沈巍真把自己当弟弟,当初两人也不会走到那种地步。


  “我……阿夜,我…”


  沈巍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哽在喉头,一个字也说不出,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当初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夜尊,才会让夜尊落入贼囚之手,承受那诸多苦难,以至于夜尊后来心性大变。


  而后,又是自己不问缘由,一意孤行的认定夜尊是反抗团首领,一直阻止夜尊逃脱天柱,更视夜尊为两界祸害。


  最后,还是自己设计夜尊,妄想与他同归于尽,以保两星太平,若非在最后时刻了解了来龙去脉,他怕是早就和夜尊消散于天地之间,再见不得彼此了。


  种种看来,沈巍着实也说不出夜尊要认同他这个哥哥的理由,他不配。


  想到了这些,沈巍本来绷得笔直的脊背突然就如断了的琴弦一般,松了下来,脸上的表情由一开始的紧张迫切到如今的颓丧绝望。


  “说不出来了?呵,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沈巍,我亲爱的哥哥,永生不见。”


  看着沈巍这般模样,夜尊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怒火,开口的语气带着几分嘲讽和冷漠。


  沈巍,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自私和冷漠。


  正当夜尊起身想要离开的时候,沈巍却突然走了过来按住夜尊的身体,一双耳朵红的发烫,夜尊甚至能感受到身上的那双手还带着细微的颤抖。


  “阿夜,从前的事,无论我如何解释,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那是真实存在的,真实发生在你我之间的,我说的再多,也无法弥补对你造成的伤害。”


  好似永远是行动比大脑更快,看着夜尊离开的瞬间,沈巍就立马上前按住了夜尊,嘴巴也不听使唤的似的把在脑子里过滤了千百遍的话给和盘托出,只有红的发烫的耳朵完整的表达了身体主人的心情。


  “我…我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原谅我,但是阿夜,我想陪着你,我想待在你身边,我不愿意再和你分开,就算,就算你真的要离开,我也只希望你允许我可以跟着你。”


  既然已经开了头,后面的话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说出口了,沈巍不求夜尊可以立马原谅他,他只希望可以跟着夜尊,至少给他一个弥补的机会。


  “哦?跟着我?”


  夜尊似笑非笑的看着沈巍,眸中的嘲讽的戏谑毫不掩藏,嘴角轻轻勾起的弧度带着一丝狡黠。


  “嗯。”


  沈巍轻轻点头,按住夜尊身体的手也慢慢的收回,右手的尾指轻轻勾了勾,嘴唇都快抿成一条线了。


  “那你告诉我,当初,为什么抛下我,为什么,不信我。”


  夜尊看着沈巍的脸色从满脸通红到瞬间惨白,左手忍不住握拳,面上的表情却不显半分。


  “我…当初,我被贼囚打下山崖,醒来之后我回去找你,却一直没有找到,直到我们再次遇见。”


  沈巍说着,看了一眼夜尊的脸色,发现没什么变化,心里带着淡淡的失落,他那是不在乎了吧。


  “一见面,你就不由分说的和我打了起来,在我认出你后,你也是一心想置我于死地,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你就被圣器封印了。”


  沈巍这话带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委屈,明明当初两人可以好好谈谈的,然而夜尊猝不及防的偷袭他,还没等他说些什么,夜尊又触发了圣器,被封在了天柱之中。


  若非夜尊偷袭,沈巍也不会那么固执的认为夜尊就是反抗团的首领,因为在他心里,他和夜尊是不会彼此伤害的。


  “呵,那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了?”


  夜尊简直要被沈巍气笑了,就连道歉都不会圆润一点,这么多年的教授可真是白当了。


  “我…我没有,是我的错,我没有好好保护你,对不起,阿夜。”


  


  

              啊,久违的更新,我已经是是个废人了。


  


  


  



您不觉得您有点叛逆吗?


ZYL48成员生贺&水仙推文号:

亲爱的冯豆子:


你好!


第一次听说您,是听到了一个故事,关于修管道的。


第二次听说您,是看到了一件衣服,一件绿色的羽绒服外套。


第三次听说您,是知道到了一句话,内容是:您不觉得您有点叛逆吗?


总有人觉得,您似乎在zyl48中没有太大的名气,也没有太高的热度,甚至还会有一些让人厌恶的借口。


但是,在我们看来,您是那样的真实、鲜活,又是那样的活泼、可爱。


没有人是完美的,也没有人是毫无瑕疵的。


即便是圣人,也不可能没有过错,难道不是吗?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更何况,您身上所体现的,不就是我们所应该拥有的美好品质吗?


所以,身处平行世界的我们,才愿意用笔下的文字,描绘出一个个属于你的美好的故事。


8月19日,您第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带给我们欢声笑语,喜怒哀乐。


我们愿意在这一天,用一篇篇文字,串成我们最诗意的祝福。


对我们来说,那一抹绿色,会是我们记忆中,最靓丽的色彩。


准备好了吗?8月19日当天,让我们一起狂欢,一起聆听修管道故事的续集!


以下,时间表&cp:


 


0:00—— @苍白失忆 ——毛豆


01:00—— @栟榈叶战 ——豆雪


02:00—— @Cloudia爱橘子 ——生豆


03:00—— @葉子與茶 ——风豆


04:00—— @临生 ——胡豆


05:00—— @慕朝尘 ——樊豆


06:00—— @哆啦A白 ——耕豆


07:00——  @是哲哲哲呐  ——慕豆


08:00—— @居居复居居 ——胡豆


09:00—— @PIG ONE BAG ———嘉豆


10:00—— @月印万川 ——樊豆


11:00—— @居老师的教案 ——生豆


12:00—— @我是一只没有感情的熊二 ——井豆


13:00—— @吾居 ——嘉豆


14:00—— @清雪 ——开心豆


15:00――@夏时 ――巍豆


16:00—— @茶十二 ——豆雪


17:00—— @才不叫猪青青 ——然豆


18:00—— @雪雪的裤腰带 ——面豆


19:00—— @惊回 ——嘉豆


20:00—— @卫然子初 ——然豆


21:00—— @陌寒 ——樊豆


22:00—— @青黛ᙆʸˡ ——瑞豆


23:00—— @隼白奕茶居 ——毛豆


特殊时段


08:19—— @吾居 ——面豆


 


感谢文案提供者 @居老师的教案



永远开心快乐!


              爱你的小可爱们


啊啊啊啊啊,更新使人头秃,上班原因,以后两天一更,就酱。

爱情真是个美好的东西呀,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