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與茶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君知否?

【巍面】白首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泛黄的书页里夹着一片通红的枫叶,枫叶很大,遮住了书页上大半的内容,唯有顶端遒劲有力的字迹彰显着存在感——霜雪吹满头。


咚,咚,咚,皮鞋踩在阁楼上的声音格外响亮,阳光透过木制窗户照射但楼层的地板上,随着来人步伐,带起一片起舞的沙砾。


金色的面具将阳光挡住,妥帖的白色西装显得那人的身姿格外优雅,夜尊停下脚步,怔怔的看着老旧的阁楼。


夜尊不知道自己已经游走了多长时间了,大战过后,沈巍身消形散,他翻遍了所有古籍才找到了复活鬼王的方法——收集执念。


夜尊知道沈巍心系天下,所以他游遍了天下的名山大川,然而收效甚微,他只找到了一点点沈巍的执念。


不知过了多久,夜尊偶然间回到大不敬之地,居然感受到了沈巍的执念,是他们以前住的山洞。


山洞早已被杂草淹没,若不是仔细去探寻,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一片绿茵之下会有一个洞口,夜尊抛开洞口的杂草,走了进去。


山洞里比万年前更冷了,也更寂静,石床上,洞壁上,一一附着沈巍的执念,夜尊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的,将他们全部收集起来。


原来这里竟藏了沈巍近乎一半的执念,夜尊说不出什么心情,只觉得山洞里的气息,带着沉淀了万年的冷,倏的钻进他的身体里,冻的他猝不及防。


恍然之间,夜尊好似看到了一个身着黑袍的单薄的身影,坐在石床上,脸上不自觉的皱着眉,看着空荡荡的山洞发愁。


石床上又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黑袍少年看着白色的人影,眉间的郁气化开,伸手在白影的头上揉了几下,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夜尊记得,那是他和沈巍相依为命的日子,那时他身体不好,沈巍每天不仅要负责填饱他们的肚子,还要负责给他找药,不然,他活不下去的。


很多次他在迷迷糊糊之间都看见了沈巍皱着的眉头,他知道沈巍是在为他发愁,然而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尽力去逗沈巍开心,那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凭借着沈巍一半的执念,夜尊很快就感受到了沈巍其他执念所在的地方,等他赶到时,却发现是一座老式的木制阁楼,空荡荡的,落满了灰尘。


窗台前有一张小桌子,上面放着一本老旧书,书的封面已经泛黄了,夜尊把手放上去的时候,突然感到了一丝脆弱。


经过时间的洗涤,书页早已薄如蝉翼,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碎去,余光瞥到一点鲜红,夜尊直接讲书页翻到了那一点红所在的地方。


通红的枫叶仿佛是被岁月优待,仍然显得光泽饱满,触碰到皮肤,还会有一丝凉意,夜尊定定的看着书页上唯一的字迹。


霜雪吹满头。


夜尊能感受到沈巍最后一半的执念就在这本书上,然而这次,他用尽了办法,也没能将沈巍的执念收回,看着那五个字,夜尊鬼使神差的,拿起了一旁的笔。


夜尊小时候没有看过书,所有的东西都是沈巍教他的,后来在反抗团里,更是没有时间去看那些文人雅士的东西,然而这句话他是听过的。


沈巍在死前,天上突然飘起了小雪,他抓着自己的白发,断断续续的说了最后一句话“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就这一句话,深深的刻进了夜尊的骨血。


哥哥,原来不是只有我想要和你白首。


笔落,风起,夜尊看着被他补充完整的句子,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不管结局如何,哥哥,我都陪着你。


无法收回的执念仿佛瞬间挣脱了禁锢,回到了夜尊手上和另一半执念互相融合起来。


风停,雪起,一个黑色的人影渐渐显形,剑眉,星目,鹰鼻,薄唇,夜尊的眼眶染上了红枫的颜色。


“哥哥。”夜尊摘下脸上的面具,黑色的短发瞬间化为雪白的长发,他以为,真的见不到他了。


“你还是找到了。”沈巍笑了笑,漆黑的眸子里盛满了柔和的月光,他来了。


阁楼外的雪花越下越大,有的顺着窗户飘到了沈巍墨色的发丝上,很快便染成了一片雪白。


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all生all】大家一起搞生哥(一宣)

生崽好玩儿的(๑>؂<๑)


居老师的教案:


哈喽各位小可爱们,这里依旧是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透明,今天要给大家介绍一个重量级的嘉宾!他就是东江小霸王,洪家二当家,人称玉阎罗的罗浮生!


然后。。。然后。。。没有然后了!




天啦噜,回回贡献文案的教案居然咕咕咕了一宣文案!


这件事情很大,很大,很大!




其实二宣文案已经写好了,一宣文案本来想在前两天写掉,可是刚好发生了些不大愉快的事情,所以并不是特别想写。不过没关系,大家可以期待二宣的文案。




最后,大家记得9月7日当天给生哥排面啊!




战线拉得比较久,第一次办活动,也感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




海报奉上:



参与的太太:


00:00  @臣骨 


01:00  @惊回 


02:00  @上京西辞 


03:00  @肖无朕 


04:00  @樱小落 


05:00  @临生 


06:00  @不言 


06:30  @绵橘zz 


07:00  @ci 面面 wa💕 


07:30  @琉月听雪 


08:00  @梦雨 


08:30  @居一龙是个大可爱吖 


10:00  @Cranberry_ 


11:00  @J独孤翘楚 


11:30  @南笙 


12:00  @月印万川 


12:30 @葉子與茶


13:00  @青黛ᙆʸˡ 


14:00 @即墨Ink 


14:30 @南风过境 


15:00 @狸狸狸狸狸狸狸狸 


15:30  @居老师的教案 


16:00 @千纸鹤飞到月亮上 


16:30 @任闵敝 


17:00 @多睡拢龙长高高 


17:30  @zyl48经纪人 


18:00 @Marigram 


18:30 @隼白奕茶居 


19:00  @鸢叶叶叶 


19:30 @绥河 


20:00 @程亘石. 


20:30 @陌寒 


22:00 @呐,丸子大人啊~ 


23:00 @傲骨清风 


24:00 @春十不愚 




特殊时间:


04:16  @菜狗 


05:20  @Aomori z 


09:07  @明漱 


09:21  @拾柒Shan 


10:30  @蜜茶微冰 


13:14  @领子🌸 


21:07  @五胥(洪澜) 




特别鸣谢:


宣传图  @冰糖石子 


时间海报  @竹兮 


算不上文案的文案  @居老师的教案 

【井丑】玫瑰和光(一)



#咕咕咕,新坑快乐



不过是一个平常的日子,流浪的画师周围照旧围着一群惊讶的合不拢嘴的观众,小提琴的弹奏出的音符在每个行人的身上跳动,画着小丑装的男人在穿梭在人群里,时隐时现,他的手中握着一把玫瑰,许是看到顺眼的人就会将手中的玫瑰拿出一枝递给那人,那九十度鞠躬的样子当真是绅士极了。

 

 

每个看见他的人都会不自觉地露出笑容,有幸得到赠予的人则会开心的说着谢谢,轻嗅一下玫瑰的芳香,然后微笑着离去,小丑看着满面笑意离开的人,仿佛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继续在人海中穿梭着,寻找着下一个愿意让他送出玫瑰的人。

 

 

井然这次是来佛罗伦萨散心的,柯泽说最近有一个老艺术家将要在这里举办画展,井然托人买到票之后就立马订了航班飞了过来。

 

 

在这里待了几天之后,井然的心情果然好了许多,佛罗伦萨也不愧为艺术之都,每个地方都能带给他不一样的灵感,井然拿出怀中的素描本,笔直的铅笔在纸上频繁的律动着。

 

 

“嗯?”

 

 

一片阴影覆盖下来,将纸上的图案遮了一小块,井然抬起头,一朵娇艳的玫瑰就这样直愣愣的闯入他的视线,他将手中的素描本放下,看到了一个举着玫瑰九十度鞠躬的......小丑。

 

 

对于单纯的善意,向来是令人无法拒绝的,况且在意大利生活了这么多年,井然对这里的人文风情自是了解的,他微笑着接过了眼前的玫瑰,微笑着说了声谢谢。

 

 

许是觉得这人的嗓音太过好听,小丑竟然就着鞠躬的姿势转了个身,直到背对着井然时才直起身子,拿着手中唯一剩下的玫瑰离开。

 

 

在意大利生活这么多年,井然这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对待,若是嫌弃他,大可不必将玫瑰给他,何必多此一举,他好笑的扯了扯嘴角,抬步上前追上小丑并抓住了小丑的手腕。

 

 

感到自己被人抓住,小丑的表情有些错愕,他好似还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他回过身想看看是谁拉住了自己,井然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便映入了眼帘。

 

 

小丑不明白为什么这人会拉住自己,本来他还是看这人一直低着头在本子上画些什么,便想着送他一支玫瑰,让他可以回神稍稍休息一下,只是这人说着谢谢的声音太过好听,让他有一瞬间的自惭形秽,第一次没有在接过他玫瑰的人面前展示出自己那张画着小丑的滑稽的笑脸,而是就着鞠躬的姿势直接转身离开。

 

 

井然抓住了小丑,看着小丑那张涂满颜料满是滑稽的笑脸和一双清澈的带着疑惑的眸子,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人家本是好意赠他玫瑰,如今拉着他怎么都说不过去。

 

 

眼前的人一直没有开口,小丑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只是他也不愿意浪费时间在这里,手腕稍稍用力就挣脱了井然的手。

 

 

虽说是那人先不礼貌,但是小丑还是微笑着给井然轻轻鞠了一躬,然后带着滑稽的笑脸转身离开。

 

 

“Puoi darmi l'ultima rosa in mano?(能把你手中最后的玫瑰送我吗?)”

 

 

听到井然的话,小丑有些疑惑,他送了这么多年的玫瑰,也从来没有见过有谁主动想要他手中的玫瑰的,除了那些想要哄着小孩的大人,这人倒是有些奇怪。

 

 

虽然疑惑,但小丑并没有将手中最后的玫瑰给了井然,一朵玫瑰只能送一个人,这是他的规矩,因此小丑歉意的对着井然摇摇头,然后快速的消失在了人群里,他不想再被井然抓住。

 

 

井然看着光速消失的小丑,有些好笑的摇了摇了头,纵使不愿意给他,也没必要跑的这么快吧,他又不会吃了他。

 

 

将手中的玫瑰小心的拿着,井然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离附近的的一场大型马戏演出的时间快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再看见那个小丑。

 

 

能在佛罗伦萨常驻的马戏表演团实力自然是不容小觑,一场表演下来,引得全场喝彩,有的人甚至激动的站了起来,口中语无伦次的叫好着,观众的掌声一浪接着一浪,几乎不曾停歇。

 

 

井然坐在前排,仔仔细细的看清楚了再台上表演的人物,然而直到谢幕,也未曾见到那个在街上遇到的小丑,心里有些微微的失落。

 

 

观众陆陆续续的离场,井然不想体会那种拥挤的感觉,就一直在座位上坐着,很快大厅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正当井然想要离开的时候,从台幕后突然走出来了一个人。

 

 

那人画着滑稽的小丑装,身上衣服并不是那种专业的演出服,他的嘴里叼着一支玫瑰,默默的走到了舞台中央,对着空荡荡的大厅鞠了一躬。

 

 

是他。井然想着。




【巍面巍】木生灵(十一)

  


  自从夜尊醒来后,沈巍和夜尊一直就处于一个不尴不尬的状态,沈巍依旧照料着夜尊,却没有同夜尊说过半句话,夜尊也乖巧的接受沈巍的照顾,闭口不言。


  或许是太过平静日子,将空气一点一点的压缩,最后到了一个临界点,终将承受不住的爆发,总有人会先跨出那一步的。


  “沈巍,我要离开了。”


  夜尊平静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沈巍,出口的话冷冷的,透着冷漠与疏离。


  “你…你去哪里?”


  沈巍闻言一惊,猛地抬头看向夜尊,握着报纸的手也不自觉的收紧。


  “游山玩水,行踪不定。”


  夜尊垂眸,嘴角轻轻勾起一丝弧度,带着释然和解脱。


  “什么时候回来?”


  夜尊的释然沈巍自是察觉到了的,脑内的神经瞬间紧绷,出口的话也不自觉带了一丝紧张。


  “不回来了。”


  夜尊云淡风轻的说着,丝毫不考虑对面的人听到这句话会是什么反应。


  “不许!”


  夜尊话音刚落,沈巍就脱口而出这两个字,向来平静脸上难得的显露出了紧张和焦躁。


  “你凭什么不许?你又以什么身份告诫我不许?沈巍,我不过是通知你一声罢了。”


  夜尊嗤笑着,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沈巍,里面的嘲讽之意展露无遗。


  “我…我是你哥…哥。”


  沈巍本来还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就低了下来,哥哥两个字在唇舌盘旋几圈再吐出来时,早已微不可察。


  “嗤,哥哥?那,我的好哥哥,你不如说说你是怎么做的哥哥的?”


  夜尊也不恼,如今他也没必要和沈巍计较这些东西了,只是这句话听起来仍然可笑,哥哥,若沈巍真把自己当弟弟,当初两人也不会走到那种地步。


  “我……阿夜,我…”


  沈巍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哽在喉头,一个字也说不出,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当初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夜尊,才会让夜尊落入贼囚之手,承受那诸多苦难,以至于夜尊后来心性大变。


  而后,又是自己不问缘由,一意孤行的认定夜尊是反抗团首领,一直阻止夜尊逃脱天柱,更视夜尊为两界祸害。


  最后,还是自己设计夜尊,妄想与他同归于尽,以保两星太平,若非在最后时刻了解了来龙去脉,他怕是早就和夜尊消散于天地之间,再见不得彼此了。


  种种看来,沈巍着实也说不出夜尊要认同他这个哥哥的理由,他不配。


  想到了这些,沈巍本来绷得笔直的脊背突然就如断了的琴弦一般,松了下来,脸上的表情由一开始的紧张迫切到如今的颓丧绝望。


  “说不出来了?呵,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沈巍,我亲爱的哥哥,永生不见。”


  看着沈巍这般模样,夜尊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怒火,开口的语气带着几分嘲讽和冷漠。


  沈巍,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自私和冷漠。


  正当夜尊起身想要离开的时候,沈巍却突然走了过来按住夜尊的身体,一双耳朵红的发烫,夜尊甚至能感受到身上的那双手还带着细微的颤抖。


  “阿夜,从前的事,无论我如何解释,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那是真实存在的,真实发生在你我之间的,我说的再多,也无法弥补对你造成的伤害。”


  好似永远是行动比大脑更快,看着夜尊离开的瞬间,沈巍就立马上前按住了夜尊,嘴巴也不听使唤的似的把在脑子里过滤了千百遍的话给和盘托出,只有红的发烫的耳朵完整的表达了身体主人的心情。


  “我…我不知道你是否可以原谅我,但是阿夜,我想陪着你,我想待在你身边,我不愿意再和你分开,就算,就算你真的要离开,我也只希望你允许我可以跟着你。”


  既然已经开了头,后面的话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说出口了,沈巍不求夜尊可以立马原谅他,他只希望可以跟着夜尊,至少给他一个弥补的机会。


  “哦?跟着我?”


  夜尊似笑非笑的看着沈巍,眸中的嘲讽的戏谑毫不掩藏,嘴角轻轻勾起的弧度带着一丝狡黠。


  “嗯。”


  沈巍轻轻点头,按住夜尊身体的手也慢慢的收回,右手的尾指轻轻勾了勾,嘴唇都快抿成一条线了。


  “那你告诉我,当初,为什么抛下我,为什么,不信我。”


  夜尊看着沈巍的脸色从满脸通红到瞬间惨白,左手忍不住握拳,面上的表情却不显半分。


  “我…当初,我被贼囚打下山崖,醒来之后我回去找你,却一直没有找到,直到我们再次遇见。”


  沈巍说着,看了一眼夜尊的脸色,发现没什么变化,心里带着淡淡的失落,他那是不在乎了吧。


  “一见面,你就不由分说的和我打了起来,在我认出你后,你也是一心想置我于死地,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你就被圣器封印了。”


  沈巍这话带着一丝说不出来的委屈,明明当初两人可以好好谈谈的,然而夜尊猝不及防的偷袭他,还没等他说些什么,夜尊又触发了圣器,被封在了天柱之中。


  若非夜尊偷袭,沈巍也不会那么固执的认为夜尊就是反抗团的首领,因为在他心里,他和夜尊是不会彼此伤害的。


  “呵,那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了?”


  夜尊简直要被沈巍气笑了,就连道歉都不会圆润一点,这么多年的教授可真是白当了。


  “我…我没有,是我的错,我没有好好保护你,对不起,阿夜。”


  


  

              啊,久违的更新,我已经是是个废人了。


  


  


  



您不觉得您有点叛逆吗?


ZYL48成员生贺&水仙推文号:

亲爱的冯豆子:


你好!


第一次听说您,是听到了一个故事,关于修管道的。


第二次听说您,是看到了一件衣服,一件绿色的羽绒服外套。


第三次听说您,是知道到了一句话,内容是:您不觉得您有点叛逆吗?


总有人觉得,您似乎在zyl48中没有太大的名气,也没有太高的热度,甚至还会有一些让人厌恶的借口。


但是,在我们看来,您是那样的真实、鲜活,又是那样的活泼、可爱。


没有人是完美的,也没有人是毫无瑕疵的。


即便是圣人,也不可能没有过错,难道不是吗?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更何况,您身上所体现的,不就是我们所应该拥有的美好品质吗?


所以,身处平行世界的我们,才愿意用笔下的文字,描绘出一个个属于你的美好的故事。


8月19日,您第一次出现在我们面前,带给我们欢声笑语,喜怒哀乐。


我们愿意在这一天,用一篇篇文字,串成我们最诗意的祝福。


对我们来说,那一抹绿色,会是我们记忆中,最靓丽的色彩。


准备好了吗?8月19日当天,让我们一起狂欢,一起聆听修管道故事的续集!


以下,时间表&cp:


 


0:00—— @苍白失忆 ——毛豆


01:00—— @栟榈叶战 ——豆雪


02:00—— @Cloudia爱橘子 ——生豆


03:00—— @葉子與茶 ——风豆


04:00—— @临生 ——胡豆


05:00—— @慕朝尘 ——樊豆


06:00—— @哆啦A白 ——耕豆


07:00——  @是哲哲哲呐  ——慕豆


08:00—— @居居复居居 ——胡豆


09:00—— @PIG ONE BAG ———嘉豆


10:00—— @月印万川 ——樊豆


11:00—— @居老师的教案 ——生豆


12:00—— @我是一只没有感情的熊二 ——井豆


13:00—— @吾居 ——嘉豆


14:00—— @清雪 ——开心豆


15:00――@夏时 ――巍豆


16:00—— @茶十二 ——豆雪


17:00—— @才不叫猪青青 ——然豆


18:00—— @雪雪的裤腰带 ——面豆


19:00—— @惊回 ——嘉豆


20:00—— @卫然子初 ——然豆


21:00—— @陌寒 ——樊豆


22:00—— @青黛ᙆʸˡ ——瑞豆


23:00—— @隼白奕茶居 ——毛豆


特殊时段


08:19—— @吾居 ——面豆


 


感谢文案提供者 @居老师的教案



永远开心快乐!


              爱你的小可爱们


啊啊啊啊啊,更新使人头秃,上班原因,以后两天一更,就酱。

爱情真是个美好的东西呀,晚安。


理一理我的人物关系,我要写的就他们几个,今天莫得更新,小开心会在下一次更新出场哦


来来来,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了,毕竟这种也是百年难得一见

苍白失忆:

占tag挂个抄袭! @司徒娜岚(休息) 



文是别人发现的,调色盘是我做的!



原本觉得这种照搬的根本不需要什么调色盘了,但是总有洗地的觉得这是借梗而不是抄袭。




关键司徒小姐认为自己是原创,连借梗都不算。毕竟这是她看了B站的那十年后的一时感悟。




只是她自己都无法解释这一时感悟为什么每一句都和原作内容会一模一样或者近乎相似。




这只是截图一个页面的相似度,一共八句话,不但语句一样,甚至连动作和某些标点符号都一样。




也不要找亲友帮忙骂人或者在群里卖惨了,自己出来解释一下这是要怎么样的撞梗才会在2019年看完视频后与2007年的文章撞成这样?




那是不是改天我看到天上一只鸟飞过也可以照搬射雕英雄传说是我的原创?




都2019了,敢抄就要敢认,别什么都往撞梗上去推,撞梗多无辜!




最后,不是威胁封笔么,又改休息了?